抬头便见白月光 第四章:仙师!捕捉妖物

小说:抬头便见白月光 作者:黑白加酒 更新时间:2020-11-22 04:21:3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那人一席白衣,宛如神邸。他相貌俊美,透露着严肃之气,但细瞧又带着一丝柔和。

  银白色广袖云衣披身,其上绣朵蓝紫色桔梗花。衣摆处用暗线绣些复杂的花纹,却更衬出他出尘的气质。腰上系一白编绫,挂着件润润的乳白色玉佩,带着浅紫色的流苏。

  她想,君子如玉,便是如此罢!

  “一身白衣胜似雪,仙师真乃当之无愧啊!”墨九涵看着眼前人笑着道。

  那仙师皱着眉点了下头,是眉尾稍稍上挑的剑眉,严肃,透着长者之相。但没人发现的是,那仙师的耳尖已微微红了。

  墨九涵见仙师一直盯着自己看,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身带血的异样衣服呢!

  “你这衣服倒是独特。”仙师轻启薄唇,说到。

  “啊,我自外地而来,服装风格与此处略有差异。”与眼前这仙师对话时,墨九涵的语气也不自觉放柔和了些许。

  “嗯”那仙师微微敛眸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“嗯……仙师贵姓啊?”墨九涵小心翼翼的问到。

  “姓楚”不是那仙师说的,是一旁的子叶答的。

  “嗯?你怎么知道?”墨九涵疑惑的问到。

  “哈哈,别傻了,整个黎萤大陆谁人不知法力高深的楚宗师,凌云派的银川长老。五十年前独闯娄谷,封印魇兽的伟人。”子叶勾唇说到。

  “真的吗?”墨九涵敬佩的看着楚宗师道。

  虽然她不知道什么娄谷和魇兽,但听故事就知道很厉害。

  “嗯,那人确实是我。”仙师说到。

  “哇哦,仙师好厉害啊!那凌云派在这附近吗?我能加入拜您为师吗?”墨九涵期待的问到。

  “据我所知,凌云派应该在苑陵,距此地有十来天的路程。三年一届的门派招生剩下两个月就要开始了,不过银川长老门下似乎无人……”子叶看着仙师说。

  “不错,我此番前来是为了捕捉一迷人心智的妖物。它这几月在乌蒙已连杀九人,七男二女。”仙师严肃的说着,然后转头看向墨九涵“我门下暂无弟子,若你想拜师,通过考核便是。”

  “哦,好!”墨九涵欢快的应到。

  “嗯,你们尽量别走夜路,我需置办些行头,先行一步。”那仙师转身准备去别处看看。

  “等等,敢问仙师芳龄几许,家住何处,可有婚配?我们也要买衣服的,一起看呗!”墨九涵急忙跑上去跟着仙师。

  子叶眯了眯眼道“喂,别乱跑啊,这件衣服你还要不要了?”子叶伸手指着墨九涵刚看上的青灰色长袍。

  墨九涵回头看着子叶,道“要啊,你快跟上,顺便帮我也买一身!”

  子叶缓缓走上前,“怎么,现在想跟着楚宗师,不跟我了?”

  墨九涵抓住子叶的胳膊,微微用力,“我们同路,别闹!”

  子叶低头贴着墨九涵的耳朵低声道“威胁我?”他的眼眸突然变得深邃,幽暗。

  墨九涵被子叶身上散发出气息吓住了。恐怖的,冰冷的妖气包裹着她,随时能够吞噬掉她。

  她这段时间太放松了,以至于忘了身边的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,而是危险的妖!

  墨九涵松开手,抬起透亮的眼眸道“怎么敢呢!”

  子叶幽蓝的瞳眸紧紧盯着墨九涵,半晌没有说话。

  直到那仙师走过来盯着子叶道“一起走吧!”

  子叶敛眸,后退了一步看着墨九涵。

  “呵,好啊”

  气氛已经快僵到极致了。

  “那,走吧!”墨九涵对着仙师微笑着说。

  然后他们在店里转了几圈,各自挑好了衣服。

  子叶买了那个紫色的长裙,替云涵买了青灰色长袍,还有给墨九涵穿的粉白色广袖齐腰襦裙和灰紫色云锦外袍,都绣着以海棠花为主的刺绣,还有双茶色履鞋

  那人一席白衣,宛如神邸。他相貌俊美,透露着严肃之气,但细瞧又带着一丝柔和。

  银白色广袖云衣披身,其上绣朵蓝紫色桔梗花。衣摆处用暗线绣些复杂的花纹,却更衬出他出尘的气质。腰上系一白编绫,挂着件润润的乳白色玉佩,带着浅紫色的流苏。

  她想,君子如玉,便是如此罢!

  “一身白衣胜似雪,仙师真乃当之无愧啊!”墨九涵看着眼前人笑着道。

  那仙师皱着眉点了下头,是眉尾稍稍上挑的剑眉,严肃,透着长者之相。但没人发现的是,那仙师的耳尖已微微红了。

  墨九涵见仙师一直盯着自己看,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身带血的异样衣服呢!

  “你这衣服倒是独特。”仙师轻启薄唇,说到。

  “啊,我自外地而来,服装风格与此处略有差异。”与眼前这仙师对话时,墨九涵的语气也不自觉放柔和了些许。

  “嗯”那仙师微微敛眸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“嗯……仙师贵姓啊?”墨九涵小心翼翼的问到。

  “姓楚”不是那仙师说的,是一旁的子叶答的。

  “嗯?你怎么知道?”墨九涵疑惑的问到。

  “哈哈,别傻了,整个黎萤大陆谁人不知法力高深的楚宗师,凌云派的银川长老。五十年前独闯娄谷,封印魇兽的伟人。”子叶勾唇说到。

  “真的吗?”墨九涵敬佩的看着楚宗师道。

  虽然她不知道什么娄谷和魇兽,但听故事就知道很厉害。

  “嗯,那人确实是我。”仙师说到。

  “哇哦,仙师好厉害啊!那凌云派在这附近吗?我能加入拜您为师吗?”墨九涵期待的问到。

  “据我所知,凌云派应该在苑陵,距此地有十来天的路程。三年一届的门派招生剩下两个月就要开始了,不过银川长老门下似乎无人……”子叶看着仙师说。

  “不错,我此番前来是为了捕捉一迷人心智的妖物。它这几月在乌蒙已连杀九人,七男二女。”仙师严肃的说着,然后转头看向墨九涵“我门下暂无弟子,若你想拜师,通过考核便是。”

  “哦,好!”墨九涵欢快的应到。

  “嗯,你们尽量别走夜路,我需置办些行头,先行一步。”那仙师转身准备去别处看看。

  “等等,敢问仙师芳龄几许,家住何处,可有婚配?我们也要买衣服的,一起看呗!”墨九涵急忙跑上去跟着仙师。

  子叶眯了眯眼道“喂,别乱跑啊,这件衣服你还要不要了?”子叶伸手指着墨九涵刚看上的青灰色长袍。

  墨九涵回头看着子叶,道“要啊,你快跟上,顺便帮我也买一身!”

  子叶缓缓走上前,“怎么,现在想跟着楚宗师,不跟我了?”

  墨九涵抓住子叶的胳膊,微微用力,“我们同路,别闹!”

  子叶低头贴着墨九涵的耳朵低声道“威胁我?”他的眼眸突然变得深邃,幽暗。

  墨九涵被子叶身上散发出气息吓住了。恐怖的,冰冷的妖气包裹着她,随时能够吞噬掉她。

  她这段时间太放松了,以至于忘了身边的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,而是危险的妖!

  墨九涵松开手,抬起透亮的眼眸道“怎么敢呢!”

  子叶幽蓝的瞳眸紧紧盯着墨九涵,半晌没有说话。

  直到那仙师走过来盯着子叶道“一起走吧!”

  子叶敛眸,后退了一步看着墨九涵。

  “呵,好啊”

  气氛已经快僵到极致了。

  “那,走吧!”墨九涵对着仙师微笑着说。

  然后他们在店里转了几圈,各自挑好了衣服。

  子叶买了那个紫色的长裙,替云涵买了青灰色长袍,还有给墨九涵穿的粉白色广袖齐腰襦裙和灰紫色云锦外袍,都绣着以海棠花为主的刺绣,还有双茶色履鞋

  那仙师买了三身普通公子穿的长袍,稳重又不失气质。

  墨九涵的外袍是楚宗师帮忙选的,剩下的是子叶挑的。

  他们付了钱后,走出店铺。仙师道“既如此,我便回去了,你们路上当心些。”

  “哦,好,后会有期!”墨九涵笑眯眯的说。

  仙师转身离去,墨九涵在后面招招手道“再见!”

  再见?再次相见么,会的。

  子叶听墨九涵叨叨了一路,都是找那宗师道的,把他晾在一边。

  “啧”子叶不满的声音传出,“怎么,喜欢他?”他调侃的说。

  这次是墨九涵严肃了,她盯着子叶的眼睛道“你别乱说,我怎么会对仙师有此等龌龊的心思!”

  子叶也注视着墨九涵。他俩僵持了一会儿。

  “算了,喜不喜欢与我无关”子叶认输到。“哼”墨九涵哼了一声。

  “不过你以为他的考核那么容易通过吗?”子叶接着道。“他可是整个大陆闻名的楚宗师,虽说性情过于冷淡,但每届招生大会上慕名而来的子弟绝对不少,其中的天才也不在少数。但他至今却仍无一弟子,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了吧!”

  “既然如此,只能说明他的入门考核难到了极致么!”墨九涵抬头看着子叶道。

  子叶再次低头道“没错,天才尚且入不了,跟何况你一个外来的,未开灵根的人!”

  “灵根?”墨九涵疑惑到。

  “进来吧!”子叶走进一家藏书阁。

  “给,大陆的起源史及所有规则。”子叶塞给墨九涵三四本大小不同的厚厚的书。

  “这么重!”墨九涵刚接到就感到了沉重。她连忙将书放在身侧的桌子上。然后坐下翻阅起来。

  一张,两张,她翻阅的速度越来越快。“啪!”她合上书,看着子叶道“完全看不懂!”

  这里的字和她世界里的字不同,尖细扁圆,仿佛符咒般的文字,在让她感到烦躁的同时又有丝熟悉的感觉。

  子叶扶额,无奈道“忘了你看不懂,算了算了,回去了再给你讲。”

  “好吧!”墨九涵低下头,有点失落的样子。

  她唯一会的读书在这儿也用不上了么。

  子叶将手放上墨九涵的头,道“回吧。”

  “嗯”

  墨九涵刚出来就撞到了一男子,险些摔倒在地,是子叶扶了她一把。那男子走的很快,好像有什么急事赶着。

  “抱歉抱歉!”那男子急急道了歉就又急急忙忙的走了。

  子叶看着男子走掉,直到身影消失在人群中。

  “喂,走吧。”墨九涵拽拽子叶的衣袖道。

  然后回去的路上子叶为墨九涵买了些发饰和装饰品。

  还买了件乳白色的女子穿的小肚兜!!!

  又买了些女子用的贴身物品。

  墨九涵一路上表示无奈又脸红,子叶坏笑着,是他的主场。

  她们回到客栈走进房间,才发现云涵不见了,浴桶里只留下淡淡的血迹。

  _soso